星辰非昨夜

【俾斯麦x欧根亲王】今天欧根满七岁了吗

内心绝望.jpg
我卡文了卡文了卡文了呜呜呜…抱头痛哭.jpg
不想填坑只想挖坑(躺

【预警】
*一方未成年设定
*私设严重
*ooc
*毫无文笔可言

【变成小孩子的一天】
1.
清晨的阳光透过暖色调的窗帘洒落一地的碎金,温柔而充满生机,晨光女神从不吝啬地将光辉撒遍每个角落以唤醒万物。

然而这光芒对于尚未起床的人来说却有些刺眼了。

俾斯麦不悦地眯了眯眼睛,窝被子里思考了几秒后还是决定再睡一会儿。于是她翻了个身,习惯性地在乱糟糟的被窝里捞小鸡崽儿似的捞自个儿的恋人,将那温暖的身子揽入怀中满足地蹭了蹭,俾斯麦搂紧了人,迷迷糊糊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欧根最近没剪头发啊?为什总觉得比以前短了点…唔,为什么身子也小小的软软的,还这么纤细,是缩水了吗…

俾斯麦颇感奇怪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脸。

银色的长发懒洋洋地搭在肩上,睡眼惺忪的金色眼眸,身上还穿着皱巴巴的海绵宝宝睡衣…只是这睡衣好像大了一号,松松垮垮地搭在她身上,露出半个圆润的肩膀和一半优美的锁骨。

等等,不是睡衣大了一号,是她的欧根小了一号啊???俾斯麦骇然发现眼前的人虽熟悉至极,却好像比自己的恋人年轻了许多,有着青涩的面容,一双充盈着好奇的眼睛。带着些无辜和惊讶打量着她和这个有些陌生的世界。

…一定是她还没睡醒。

俾斯麦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默默数到十后睁开眼,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一张脸,而且还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

“欧根?!!!!”

看起来才六七岁的小孩儿乖巧地应了一声。


2.
“就是这样。”俾斯麦颇为绝望仰望天空,考虑自己最近是不是该去拜拜神仙。

“你是说,你一睡醒欧根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大黄蜂掐了把欧根的脸,小孩儿嘤咛一声,噔噔噔地跑回俾斯麦身边,抓着俾斯麦的衣角躲在俾斯麦背后怯怯地看她,还带着点儿不敢言的怨气。

…上帝,这也太可爱了吧。饶是大黄蜂也忍不住捂着胸感慨。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大人会喜欢逗小孩子了啊。比起那个这混蛋以后的样子,小欧根实在有些太讨人喜欢了。

“欧根乖,要不要吃糖?”变戏法般摸出一颗糖来在欧根面前晃,小孩儿紧紧盯着那糖,满眼都是渴望。然而她只是回头看了俾斯麦一眼,又委委屈屈地垂下眼眸。

哦,意思是想要。

…这装可怜的样子倒是和她一模一样,到底还是一个人啊。

俾斯麦干脆白了她一眼。要知道她被这招坑了上万次,怎么可能这么轻易上当。

于是小孩儿更委屈了,干脆直接蹲在原地不肯动了,把小脑袋一偏,双手一抱膝,显然是生气了。

…俾斯麦叹了口气。

她没有见过多少小孩,童年这种东西也根本没有过,哪里知道怎么哄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啊?

“你就给她穿这个?”企业失笑,蹲了下来,一双紫色的眼眸温柔地注视着眼前的小人,小孩儿哆嗦了一下,似有些怕生,但又觉得眼前的人有股熟悉感,还是乖乖站在原地任由她揉头。

海风吹得人直打颤儿,小孩儿身上还是那件不合身的海绵宝宝睡衣,露着两条白净的大腿在风里哆哆嗦嗦地支撑着。

企业将小孩儿鬓边的碎发别回耳后,回头看了俾斯麦一眼。“这样要不了多久就会感冒的,给她找件合适的衣服穿吧。”

俾斯麦点点头。只是,道理她都懂,问题是这大海上的,哪来的童装让她穿哪…只得轻叹一口气后脱下外套,细细地裹小孩儿身上,又一个个把扣子仔细地扣上。小孩懵懵懂懂地看她为自己忙碌,只觉得这外套暖和得很,又带着她所熟悉的体香,于是很开心地又裹紧了些。

扣好最后一颗纽扣,俾斯麦一把抱起小孩儿,小孩儿措手不及,惊叫一声连忙环上了她的脖子,靠在她胸膛上稍显些惊魂未定。小孩儿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俾斯麦一眼,蹭了蹭她的胸膛,像是怕她下一秒就会离去。

衣服的话…或许该去皇家看看呢。俾斯麦抱着人想到。

3.
“唔?来借裙子?”独角兽眨巴眨巴眼睛,有些不解地看她。

俾斯麦尴尬地咳嗽两声,独角兽这才注意到她身后那个左顾右盼的小脑袋。

这熟悉的银色长发和金色的眼眸…

“你和欧根姐姐已经有孩子了?”独角兽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却毫不掩饰自己对小孩子的喜爱,伸手便要抱小孩儿。

“不…事实上这是欧根…”俾斯麦抓着准备跑走的小孩儿,将她圈进自己怀里。小孩儿颇为委屈地咬着唇,却也乖乖地没有动,不情不愿地由着独角兽掐脸。

“好可爱啊…”独角兽捂住胸口,一脸的谜之红晕,忽地一拍脑袋,匆匆钻进了衣柜里。

“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就该穿小裙子呢…唔…我小时候穿的衣服她应该穿得上…啊…不是这件,这件太成熟了…”

“这件太大了…”

“这件有点旧了…”

“这件…”

于是俾斯麦就眼睁睁地看着独角兽从第一个衣柜翻到第四个,几乎整个屋子都要被各色裙子塞满了。

你们皇家的人都这么多衣柜吗。俾斯麦暗自吐槽。

“小欧根来试试这件吧?”

“啊啊,这件也一定很适合小欧根呢!”

“小欧根穿这件一定很可爱!”独角兽提着一堆衣服往欧根身上比划,而小孩儿显然是吓着了,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独角兽小姐?抱歉,你的房间为什么会这么吵…”推开门的声望停住了脚步,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孩儿,颤抖着指向俾斯麦。“俾斯麦女士…你…”

俾斯麦无力地劝慰自己。

罢了罢了,随她们想吧。

“听大黄蜂小姐说铁血最近出了些事呢,是否需要帮助?”随即步入的是金发碧眼的胡德,似乎是被这满室的裙子吓了一跳地顿了顿,随即眼神停留在欧根身上,目光中流转着毫不掩饰的惊讶。

…俾斯麦觉得自己还是撞墙算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胡德的目光就转移到了她身上,还带着那种莫名其妙的了然,整个眼神里写满了“我懂的”。

你懂,你懂,你懂个皇家窑子啊。

俾斯麦几近崩溃。

“诶诶,大黄蜂说欧根变成小孩子了?!”

“反击,你又忘记敲门了。”

“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裙子…”

“那边那个女孩是本王的新臣民?”

“女王殿下,您的茶点…”

俾斯麦:现在撞墙来得及吗。

尽管早已了解情况,皇家的淑女们还是显得有些吃惊,小孩儿捏着俾斯麦的袖口,不声不响地啃着大黄蜂给的糖果,与平日里的张牙舞爪全然不同的乖巧样子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抱歉,这是否太失礼了,但是欧根女士实在是…非常可爱呢。”光辉轻呼一声,眼神紧紧锁定在欧根身上。

“喜欢吃糖果吗…这孩子真乖巧啊…我这里有一块巧克力…”

“抱歉,但是吃巧克力似乎对小孩子没有好处。欧根…女士也许更需要一杯牛奶…”

“被吓到了吗,呜…实在太可爱了…会叫姐姐吗?”

“反击,太冒犯了哦。”

“我知道这很失礼但是…我可以抱欧根女士吗?”

“小欧根,来我这里!”

俾斯麦于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一群面泛红晕的皇家淑女左手牛奶右手玩偶地围在自家小孩儿身边打转。

小孩儿看起来有些应接不暇,然而却有空朝自己抛来一个得意的眼神。


幼稚,你就死在女人堆里吧,别想着我来接你了。

拖着欧根回到铁血时俾斯麦已经耗尽了力气,一脸的绝望。比起跟皇家这些母爱泛滥的女人们抢欧根,她更宁愿去出任务啊。

俾斯麦将独角兽送的衣服放在床上关上了门。小孩儿坐在床上默不作声地看她,似乎还在因为刚才自己没给她糖果的事情赌气。

“…过来。”

小孩没动。

“过来。”

小孩没动。

“欧根!”

俾斯麦加重了语气,欧根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般红了眼睛。眼见着小孩儿就要呜咽出声来,俾斯麦眼疾手快地抓起那只紫色的熊就往她怀里一塞。

“…”小孩儿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熊宝宝,眨巴眨巴眼睛,将熊搂得更紧了些,那豆大的眼泪珠子还是没掉得下来。

俾斯麦松了口气。

小孩儿任她给自己换上裙子,扎上辫子再戴上萨拉托加友情赠送的蝴蝶结,全程乖巧得很。这倒不像以后的她啊。俾斯麦一边为她整理镶了蕾丝边的领口,一边想着。

这么好哄。

4.
于是这一整天船坞都陷进了舰娘们的尖叫中,一群少女母性大发,这个要来摸两把,那个要来逗几下,胡德送给欧根的小口袋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糖果和巧克力。

…勾搭人的本事还是一流。

俾斯麦手撑着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叩着桌子,百无聊赖地看着少女们逗小孩儿。

然而小孩儿似是被欺负得有些过了,有些害怕地后退了几步,但因四周都是母爱泛滥的姑娘们,又只好手足无措地待在原地,咬了咬嘴巴却只能将小熊抱得更紧些,可怜巴巴地耷拉着脑袋。

…天道好轮回啊。

俾斯麦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平日里都是她逗逗这个,撩撩那个,自称风流倜傥无人能敌,今日倒也算风水轮流转了。

“欧根,吃饭了。”俾斯麦敲了敲碗,小孩儿如蒙大赦般跑过来扑进她怀里嘤咛了一声。俾斯麦表示安抚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到底还是喜欢粘着她啊。俾斯麦轻笑一声,带着些连自己都未注意到的小得意。就算是小孩儿,那也是她的小孩儿,哪能叫别人抢了去。

食堂的菜单一向丰富,更何况今日是大厨海伦娜操刀。
俾斯麦瞥了眼桌上的菜,嗯…白水萝卜,红烧鱼,蒜蓉茄子…咦,这碟画风清奇的蛋糕是哪来的。

俾斯麦无语望向食堂那端的厨房 海伦娜笑眯眯地冲她挥了挥手。

…敢情小孩子还有这种福利啊。

俾斯麦将那精致的蛋糕递给她,谁知小孩儿没有半点儿接过去的意思,反而是抬起头一脸坦然地看着她,又看了看那碗,意思不言而喻。


“你都六岁了,该自己吃饭了。”俾斯麦耐心地劝导。

小孩儿眨巴眨巴眼睛。

“别的小朋友六岁的时候都是自己吃饭的。”俾斯麦尝试着说服。

小孩儿歪了歪脑袋。

“看到了吗?就像这样。”俾斯麦用勺子舀起一勺奶油送进她嘴里。小孩儿乖乖地咽了下去,颇为满足地舔了舔嘴唇,然后又站在原地不动了。

俾斯麦叹了口气,只好将她抱上大腿让她靠着自己,伸手端了碗,一勺一勺地喂她。

欧根小口小口地吃着,嘴角带着阴谋得逞的微笑。这笑容倒与以后的她如出一辙啊。俾斯麦挑开菜里的辣椒如此想着。

“欧根?”

小孩唔了一声,抬头看她,嘴里习惯性地含着一根手指,那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一个德行。

俾斯麦跟她大眼瞪小眼许久后,还是叹了口气败下阵来,柔声安抚。“欧根,不可以含着手指。”小孩儿不为所动。

“你不乖的话我就不给你糖吃。”俾斯麦搬出最后武器。
小孩儿果真哆嗦了一下,可怜巴巴地看了她一眼,还是不情不愿地放下了手指。

午餐时间很快结束,俾斯麦看了眼日程表,下午有个重要的委托要走一趟,恐怕不能陪着她了。

俾斯麦离港时,欧根有些孤独地站在港口,执着地披着那件她的拖地外套,怀里抱着叫波斯猫的小熊,她不声不响,只是这样看着俾斯麦。

“等我回来。”俾斯麦把一颗糖果塞进她的小口袋里。“回来给你带吃的。”

然而俾斯麦回来时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分。海面映残阳疏影,美得不似人间。微风拂动窗帘,如波浪起伏。小孩儿独自坐在床上,怀里抱着只小熊,安安静静地低着头。

岁月静好,不过如此。

俾斯麦只觉心都柔软了一块,走进了一看却发现小孩儿在低低地抽泣,很伤心的样子,却一言不发,只是兀自难过着。

“你,你去了好久…”小孩儿抽抽搭搭的,似在怨她,然而她又实在难以忽略这哭腔里夹带的委屈和害怕。

“我只是去工作了。”俾斯麦蹲下来,手指拨开小孩儿额间被汗水濡湿的发,温柔地开口。“这不是回来了吗,还哭什么。”

“我怕你不会回来了。”给小孩儿洗澡时,一直沉默着的她忽地冒出这样一句话。

俾斯麦怔住,不禁抬手揉了揉小孩儿的头发。

“不会的。”

“我向你发誓,无论何时,我在何处,你在何处。”

“无论路程有多远,需要跨越多少山峰与海洋。”

“我一定会回到你的身边。”

“永不离去,直到死亡。”

6.
给小孩儿擦干身子,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再盖上被子。俾斯麦起身,打算把工作报告写了,谁知衣角却被小孩拉住。

“不想睡觉,想,听故事。”小孩儿弱弱地看着她道。

俾斯麦:“我不知道故事。”

欧根:“童话书上有故事。”

俾斯麦得意:“我没有童话书。”

欧根:“我有。”

于是俾斯麦就眼睁睁地看着小孩儿从口袋里抽出一本厚厚的童话书。

“约克城姐姐给我的。”小孩儿看着她一脸的生无可恋解释道。

…好吧。

万般无奈之下,俾斯麦还是将那本书翻开。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十分富饶的王国…”

“我不要听这个。”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很丑的鸭子名叫丑小鸭…”

“也不要听这个。”

“…在蔚蓝的大海里居住着海神的七个女儿,她们都是漂亮的美人鱼…”

“不好听。”

俾斯麦忍无可忍地摔下童话书:“那你到底要听什么?”

小孩儿窝在被子里眨巴眨巴眼睛:“给我说说以后的我吧。”

俾斯麦沉默片刻,心说以后的你是个举世无双的王八蛋。然而还是回道:“你真的想听吗?”

小孩儿靠在枕头上点了点头,小脸儿拧作一团,严肃的样子有些令人发笑:“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战…友?”俾斯麦苦笑一声,抬头就看到小孩儿翻了个白眼。只得叹了口气道:“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小孩儿了然地点点头:“我就知道。”

“她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虽说总是显得对什么都不在意,平时看起来无礼又轻浮,还有点幼稚,但实际上独自肩负了很多,这一路走来,她大抵也很累了。”俾斯麦靠在床垫上抓过那只熊抱在怀里,出神了片刻,蓦地回想起自己与那人的初见。

小孩儿看了俾斯麦一眼:“不是有你在吗?”

俾斯麦敛眸,低下头来平静地叙述,就像只是在说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故事:“我曾经…因为一次战斗,离开她很久很久。她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改变的吧。她懂的很多,总是笑语盈盈地与人周旋,实际上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有多厌恶这些,其实很多时候,她都只是想做一个安安静静的,毫不起眼的配角罢了。”

窗外斜阳渐落,最后的余晖安静而温柔地撒在海面,一片潋滟而醉人的殷红。

海风带来令人平静下来的清凉,余着些阳关的暖意也被吹拂到她脸上。

俾斯麦偏过头去,看见小孩儿低垂着眼睛,显然已有睡意。

“虽说总是调戏别人,但实际上是很容易害羞的人,幸好只有我能知道…轻易地便可以猜出别人的弦外之音,却又不愿去猜,她大概,便是如此知世故而不世故的人吧。”

“有时觉得,若是我从未离开过她,她是不是便可以一直像以前那样,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就乖乖地倒在我怀里撒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而我,则希望她可以永远做我的小孩,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小孩,亦是我独一无二的爱人。”

身边传来悠长的呼吸,俾斯麦看着沉沉睡去的小孩儿不禁一笑。给小孩儿掖了掖被角,俾斯麦低头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晚安。”


不知不觉已是深夜,俾斯麦带着一身疲倦走进浴室,一边洗澡一边沉思她的欧根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

虽说这样也很可爱…

俾斯麦擦着头发,抬眸看见时钟。十二点的钟声即将敲响。

仙度瑞拉的魔法到了十二点也该解除了。

好吧,让她的欧根公主早点回家吧。

俾斯麦一边吹着头发一边想到。

7.
俾斯麦回到卧室时,欧根懒洋洋地横卧在床上,半眯着眼睛看她,身上还裹着俾斯麦那件宽大的外套,腰间松松垮垮地掩映着风情,修长而洁白的双腿交叠,有一搭没一搭地晃荡。

俾斯麦扫了眼被她丢在地上的粉红色小裙子。

“太小了穿不上。”欧根笑眯眯地嗑了颗瓜子儿,把她的外套裹得更紧了些,满眼的轻佻。

看来是恢复了。

“波斯猫酱今天很辛苦呢。”欧根笑盈盈地看着俾斯麦一步步走过来,“嗯?我是否要说声多谢照顾…唔…”惊叫一声后被人猛地压在床上,她尚未来得及有所反应。

“不必,我这不是来索报酬了?”

“对小孩子也好意思下手吗?”她低低地喘息几声,抬眸颇为得意地看向自己浑身都透露着危险气息的恋人。

“小孩子?”俾斯麦勾了她的腰带丢下床,俯身将她逼入床角,侵略者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打量着自己的猎物勾起笑容轻舔嘴唇。

“唔…等一等…你干什么…”

“那就来教你做点大人的事情好了。”

end.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9)
热度(79)

星辰/任平生

© 星辰非昨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