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非昨夜

【俾斯麦x欧根亲王】碧蓝学院今天倒闭了吗(1)

这个系列估计就是各种小段子和摸鱼了(躺
醉酒梗写得差不多啦,再改改就放上来。
我这么混更你们不会凶我吧(x

【预警】
*纯摸鱼向无修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
*学院设定

( 1 )
其实俾斯麦刚来的时候欧根亲王不是很看得惯她。

干嘛冷着个脸啊,像谁抢了她老婆似的。欧根亲王撇着嘴戳了戳桌子,决心捍卫自己作为铁血扛把子的尊严。

这节数学课下了就去找她决斗!

欧根亲王十分有气势地一拍桌子,震天的响声吓得前面的z23一哆嗦。

——然后她就被科隆老师揪到外面去罚站了,以扰乱课堂纪律的由头。

然而当欧根站在俾斯麦面前时,发现自己好像比人矮了那么一小截。

是了,也就一个脑袋。

俾斯麦低头看着她,难得地温和一笑:“同学,有什么事?”

欧根亲王干巴巴地笑了声:“没,没什么,就是来这儿看看风景。”

狗屁,有点儿风景都被你遮住了,你吃内增高长大的吗?

撑着下巴的欧根亲王郁闷地咬了咬手指。

( 2 )
阅读社是个偷懒的好地方。

欧根亲王曾无数次躲在重重书柜间,捧着手机玩着游戏如此感叹。

然而她此刻却有些后悔了。

“俾斯麦同学,好巧,你也在啊。”

俾斯麦抬眸看了她一眼,缓缓摇头,似笑非笑。

“不巧,我故意的。”

“最近很多人在图书馆蹭WiFi玩游戏,欧根同学对此怎么看?”

装作认真看书的欧根同学一惊,义正言辞地一拍大腿:“不像话!太不像话了!把我校的校规校纪置于何地!必须严惩!”

俾斯麦于是又笑:“看不出欧根同学这么喜欢阅读,那今天下午我们就一起吧。”

于是那天准备肝一下午的欧根亲王在俾斯麦和善的注视下含着泪在心里把俾斯麦小人戳了个稀巴烂。

黄昏之时,俾斯麦合上书。

“很晚了,也该告辞了。”

欧根亲王内心大喜,表面上却还是一副遗憾不已的样子,口中叫着是吗是吗那真是太遗憾了下次一定再约。

俾斯麦走之前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轻飘飘地留下一句。

“书,拿倒了。”

( 3 )
某日下课后。俾斯麦被科隆叫到办公室了。

科隆拉着这位心肝宝贝儿的手,语重心长地托付道:“俾斯麦啊,你离欧根亲王远点,她这个人会把你的成绩拉下去的,你看白鹰班的企业,皇家班的胡德都是好学生,你也该多亲近…”接着又不放心地絮絮叨叨了许久,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其他的都随你,但欧根亲王就是个毒瘤,谁碰谁死。

欧根亲王趴在门口嗑瓜子儿,笑眯眯地听科隆数自己的黑料,偷听得很是起劲儿。

防火防盗防欧根嘛,理解理解。

仔细想来,好像她确实祸害了不少人。

“看我干嘛?科隆说什么了?”曾经的三好学生z1吐掉嘴里的口香糖,当众抠了抠耳朵。

“…”

罪大恶极啊。欧根亲王脑子里浮现出以往淑女又温柔的z1来,得意洋洋地觉着自己果真是个祸害,并决心把俾斯麦也拖下水。

( 4 )
刚转来的某位显然很得年级主任德育处老大的青睐,左一个铁血的班长,右一个学生会的风纪委员。奖状奖章流水似的发。

这个星期第四次看到俾斯麦面不改色收下比赛奖金的欧根正趴在桌子上,饿着肚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刷着王后雄,满脸的怨气。

“波斯猫酱不请吃饭吗?

这个称呼?

不是很自然的事吗。

屈服于美食和美色的欧根头也不抬地抄着俾斯麦的作业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定下来了。

没办法,敌人太强大,我方只能被迫投降了。

哪是被迫呀,分明是自己赶着往人家炮底下钻哪。

大黄蜂听了之后乐得更欢了,拍着桌子狂笑。旁边的企业表示喜大普奔,终于没人来祸害她们白鹰了。果然天道好轮回,一物降一物。

后来俾斯麦当然没请她吃饭。

( 5 )
用欧根的话来说,数理化是比板起脸来的科隆更吓人的东西。

但是出人意料的,欧根的语文十分不错。这都得益于她写给别人那一封封洋洋洒洒的情书。

一会儿“我的宝贝儿心肝儿朱诺酱”,一会儿“万里春风难及的哈曼酱”,这边儿甜腻腻地招呼着这个“扶桑酱”,那边儿笑眯眯地勾搭着那个“山城酱”…

想不好也难啊。

“波斯猫酱想要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写呀——”待她反应过来时,欧根正坐在她面前,一手撑着下巴看着她,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启了唇,似了蜜糖般甜蜜蜜地开了口——

“俾——斯——麦——呀。”

不知怎么的,耳根就红了,她低头兀自刷着卷子不理人,却难以压抑住内心的躁动。

“俾斯麦?今天选择题错了五个呢?”互相帮着对答案的同桌疑惑地抬头看了俾斯麦,自己这个向来少有错误的学霸一眼。

俾斯麦淡然地点点头,故作镇定。手却把笔握得死紧抬眸一看正对上那人盛满笑的眼眸。微微一愣又偏过头去,抿了抿嘴唇,一抹笑意却忍不住浮上唇角。

心有所思,怎能不乱。

( 6 )
欧根坐在墙上悠悠地晃荡着两条腿,月色如水温柔,映得她的银发如缎般光滑柔顺,随着风微微起伏。她眼中似有星辰万千,却又笑得如沐春风,对俾斯麦笑眯眯地晃了晃酒瓶。

“波斯猫酱,好巧啊。”

俾斯麦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看见她手里的空酒瓶和醉得氤氲上殷红的脸更是微一挑眉。

“欧根同学,夜不归校的惩罚是什么来着?”

欧根亲王迷迷糊糊地眨巴眨巴眼睛,金眸中满是无辜。她只当作没听见,轻巧而熟练地一跃,落地后起身拍了拍裙上沾染的灰尘。慢条斯理地走到俾斯麦跟前,正当人疑惑时,忽地探头就是一个吻。

这个吻带着些烈酒的味道,所以一刹醉了俾斯麦的心,以至于她竟呆在原地没来得及躲开。任由它落在自己的眼角,温柔至极,却又是如此不怀好意地,肆意地,强势地打乱一切。

俾斯麦怔愣间,她狡黠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早恋的惩罚又是什么呢,亲爱的风纪委员,我的…

“共,犯。”

俾斯麦尚未来得及反应,她已晃晃悠悠地走远了,似是喝了不少,身形有些不稳,月光下的影子拉得老长。

( 7 )

“啊…没错…这股熟悉的气息果然就是…”

“呵…早知此地乃吾等的葬身之处啊,尽管如此…”

“不,不要放弃,啊…一定可以,把这东西交到那位大人手上…!”

“吾之挚友,与吾一同赴死吧!吾此生已无憾!”

企业:你俩在老师办公室已经磨蹭大半天了,还打算等到什么时候才补交作业。

约克:我们这就进去。

摩耶:早知道就及时交作业了啊!

_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鞠躬

评论(2)
热度(48)
星辰,姓任名平生,字不要脸。
如果您愿意的话,就熄了灯吧。我了解您的黑暗,并且深爱它。——泰戈尔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