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非昨夜

「碧蓝学院今天倒闭了吗」(2)

日常摸鱼。

【预警】
*ooc
*俾欧,威胡,克海

( 8 )
辩论社的欧根亲王社长有着如簧的巧舌,论起讲理来谁都说不过她。平日里一张嘴抹了蜜似的,一声声“亚利桑那酱”“平海酱”喊得亲亲热热,真上了辩论台,却又似世间最锋利的剑,条理清晰,思路明了,言辞犀利,直让对方哑口无言才算罢休。

此刻这张巧嘴的主人正坐在俾斯麦的对面,笑得如沐春风,却透了几分勉强出来。

“俾斯麦同学,这样不好吧?”

俾斯麦道:“坐好。”

“我当时鬼迷心窍冒犯了你,不如你大人有大量…”

俾斯麦道:“坐好。”

“虽是我有错在先,但你我好歹有着同窗情谊在,这般为难我你在科隆面前也…”

俾斯麦道:“坐好。”

欧根亲王暗叹一声,只得在她面前坐下,惴惴不安地看了她一眼。谁知那人面色如常,只是微微抬眸。

“看我干什么,喝茶。”

“你…就是叫我来喝茶的?”欧根亲王看了眼那杯清茶:“就这样?”

俾斯麦垂下眼帘,慢条斯理地浅品一口茶:“顺便谈谈关于欧根同学夜不归校,翻墙酗酒的惩罚。”

于是欧根亲王那天写了一下午的检讨。

( 9 )
欧根背着俾斯麦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小科隆。

( 10 )
企业生日那天,拉着俾斯麦的手笑得一脸慈爱,看欧根亲王的眼神就跟看女儿似的。

俾斯麦觉得毛骨悚然,看女儿当然没关系…但是为什么我觉得她看我的眼神像看女婿?

( 11 )
从小亚特兰大就立志做一名好学生,成为碧蓝学院的骄傲。就像皇家班的胡德学姐和铁血班的俾斯麦学姐一样。

意气风发的亚特兰大推开门,一声胡德学姐还没叫出口便愣在了原地。

威尔士亲王将淑女大人按在墙上,一手已伸进她的校裙中,胡德眸中氤氲着雾气,微颤的睫羽低垂。

深受打击的亚特兰大决心找尊敬的风纪委员俾斯麦学姐好好谈谈关于学院的风纪问题,于是十分严肃地推开学生会的大门。

辩论社那位极负盛名的社长坐在风纪委员的腿上,一手按着风纪委员的肩膀侧对着她,似发现了她的震惊,慵懒的社长偏头,一挑眼勾勒出几分妩媚,笑得风情万种。

亚特兰大第二天就退学了。

( 12 )
克利夫兰作为一个有胆量有气魄的汉…的女孩子,感到十分委屈。虽说人人都喊她克爹,但实际上她只不过是会了那么点武功,打人疼了那么点罢了,她的内心还是想做一个好学生的。但不知怎么的,碧蓝学院扛把子的称号就落到了她头上。

班主任领着个蓝发少女过来并严肃地告诉她这是她的新同桌海伦娜,并从此负责监督她在学院的一举一动时,克利夫兰释然了。

揪了揪海伦娜的头发,被冒犯的少女恼羞地侧过头来时,她忽然觉得,做个小混混,也没什么不好。

至少可以欺负这个人。

( 13 )
“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看看隔壁铁血班,啊?学学人家!铁一般的纪律,懂吗?”白鹰班的老师痛心疾首地拍打着讲桌絮絮叨叨,下面一个学生颤颤巍巍地举手。

“老师…那,那,z1呢?”

白鹰老师咳嗽一声:“那,那是例外。”

另一号学生哆哆嗦嗦地举手:“那…那欧根亲王呢…”

全场寂静。

(14)
俾斯麦告诉欧根她有喜欢的人了的时候,欧根正试图用牙齿把豆奶的瓶盖儿咬下来。

“嗯?波斯猫酱喜欢的人?”欧根咬着瓶盖儿含糊不清地回了句。“谁啊,哪家的,多久啦?”

俾斯麦看了她一眼。

欧根拍了拍她的肩膀,用一种颇为欣慰的语气道:“崽,你终于开窍了,阿爸很是欣慰。”

俾斯麦一脚把她从床上踹了下去。

(15)
本着二人深厚的队友情,欧根拍着胸脯把“给自家老大找媳妇儿”的任务一手包揽了下来。

“我怎么觉得你最近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企业放下杯子,古怪地看了对面笑盈盈的欧根一眼。

欧根眨巴眨巴眼睛:“嗯?有吗,企业酱看错了吧。”

“好,说吧。突然约我出来干什么。”

欧根只是看着她,看得她浑身冷嗖嗖的,才笑眯眯地开口:“你觉得波斯猫酱人怎么样呀?”

企业从凳子上摔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白鹰的企业同学总是躲着我们呢?”某日z23自言自语道。

(16)
企业不成,那就是其他人了。

欧根亲王叼着根棒棒糖,撑着额头沉思。

会是谁呢?她与俾斯麦几乎同食同寝,与俾斯麦关系好些的也基本都知道,此刻翻来覆去地想也没想着。

是那位高贵优雅的淑女?还是那位傲娇可爱的小女仆?难不成是大黄蜂那个混蛋?

难得遇到难题的欧根亲王很是郁闷。

(17)
欧根亲王有时会问俾斯麦,她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

俾斯麦看了她一眼,垂着眼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一个看起来很恶劣实际上却很温柔,行动起来雷厉风行,有着极优秀口才的人。”停顿片刻,她偏过头去,碎发遮住微红的耳根。“她…有一头银发。”

欧根亲王思考。

欧根亲王沉思。

欧根亲王恍然大悟!

“你喜欢柯尼斯堡老师?!”

俾斯麦一脚把她踹了下去。

评论(5)
热度(40)
星辰,姓任名平生,字不要脸。
如果您愿意的话,就熄了灯吧。我了解您的黑暗,并且深爱它。——泰戈尔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