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非昨夜

【双欧】来日之约

这条鱼摸了好——久——好——久——

今天的星辰也在努力ooc!

【预警】

*天马流星式ooc

*私设多

*天知道我写了什么


0.

眼前的女人,和她一样有着如银色波浪的长发,暗金色微眯的双眸,和微微勾起的艳色唇角,连弧度也与她完全相同,只是眉眼间少了几丝骄矜,却多了两分媚意。


她斜卧在沙发上,身线优美,不加掩饰地露出腰间一片雪白的肌肤,似乎对自己毫无防备,只是用那双笑盈盈的眼眸从上到下打量着自己,不时摸一摸下巴,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夏日的阳光透过玻璃,在她的办公桌上投下一片斑驳,这样温暖而柔和的阳光使得她如置于梦境之中,但她知道那个应被称为“欧根亲王”的女人,并不是梦。


她的目光依旧放肆地在她身上游走,像是猎人在品味自己的猎物一般,这样的危机感和压迫感使得欧根退后了一步,不动声色地将手缓缓移到了手枪上。


“啊呀,我说欧根酱。”那个女人像是察觉了她的想法,带着笑开口,“这么做真是很——过——分——哦。”说着她又摸了摸下巴,“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杀了我的话,你就会死——掉——哦。”


她好像毫不担心欧根会对她做什么一样,甚至不曾收敛那灼灼的目光。


死掉?


欧根冷眼看着她,整理好烦乱的思绪,目光流转间排除掉敌对阵营派来间谍的可能。


——没有间谍会与她长得如此相像。这种相像并非只是容貌,而是......


那种令她不舒服至极的熟悉感。


那样含笑的眼睛,似乎看穿了她的一切,令人尾骨生麻的恶感顺着脊椎一路攀上大脑,仿佛整颗心脏都被那纤细的五指牢牢抓住,只轻轻一捏,便能叫她喘不过气来。


而这样的感觉令她无比清楚地知道,眼前的这个人。


就是自己。

 

1.

“你胸部有一颗痣,曾经养过猫,小时候和企业一起抓过鸡,还跟大黄蜂一起偷过枣,你酒量不好还喜欢硬撑,最喜欢吃的是约克城做的菜,大腿内侧有一道伤疤,还......”


对面坐着的女人依旧滔滔不绝,时不时地端起水猛灌几口后便又絮絮叨叨她的黑历史,欧根平静地听她叨唠,又平静地给她再添了一杯水,甚至平静地接受了她就是自己这件事,仿佛这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欧根再次抬眸看女人,她捧着杯茶,嘴角自含三分笑意,眼底藏着几丝狡黠和莫名的得意,银色的长发在阳光下灼灼生辉,让欧根有点儿发晕,甚至于掐了把自己的腰确认这并不是她的幻觉。


“等等。”打断了女人的话,欧根问道:“我相信你就是我了,那么,你到底是怎么会在这里?”


欧根亲王一笑:“未来的科技很发达哟,小欧根不知道吧?”说到“小欧根”的时候她像是觉得很有趣一样,笑意愈深。“回到过去的时空机早就被发明出来了,时空旅行在我们那个时代并不少见呢。”停顿片刻。“所以,我就来看看你。”看着欧根越来越黑的脸色她又连忙补上一句:“别担心,我顶多待一星期就走。”


我比较希望你现在就走啊!


欧根揉了揉疼痛的脑袋,开始思考自己到底该怎么和其他人解释这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自己”。

 

2.

俾斯麦摩挲着旗杆默然不语。


z23紧盯着她神情严肃。


提尔比茨淡淡地扫过一眼。


格奈姐妹笑而不言。


Z46低头摆弄手里的玩偶。


希佩尔揪着欧根的头发怒吼,声音响彻天际:“哈?!你这个混蛋,你的意思是你又给我带了个麻烦来吗?!你现在是在企图跟我解释她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吗!你以为堂堂希佩尔大人是傻子吗?!给我把这个不知道是哪来的混账带走啊!”


“疼,疼!”欧根叫嚷着从她手里夺回自己的头发,看了眼依旧笑得灿烂的欧根亲王。“多一个人多一份战斗力,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吧?”目光慢悠悠地转向那边沉默着的俾斯麦,一字一句道:“你,说,呢,波斯猫——酱?”


故意忽略欧根语气里明显的威胁,俾斯麦慢吞吞地用毛巾擦拭着旗杆,又瞄了眼那个目光始终锁定在欧根身上的女人,微微眯起眼睛,随即又放松下来,开口道:“你的人,自己看好就可以了。”


什么叫她的人?


欧根白了一眼她。而旁边的女人似乎对这个名字很是受用,愉悦地摸了摸下巴,学着欧根的语调叫了声波斯猫酱,尾音翘到了天上,轻飘飘的。


3.


事实证明没有什么事是比打一架更有用的。


在战斗中证明自己实力的欧根亲王理所应当地留了下来,一向严苛的俾斯麦亦给予了她赞赏。她的性能与欧根完全相同,而在经验方面胜过欧根许多,成为了铁血的另一把利刃。欧根甚至觉得她已经快取代自己了。


“亲王小姐,这是巧克力蛋糕,望您能喜欢。”z23鞠躬后还久久地以一种在欧根看来十分诡异的目光仰慕地看了微笑着道谢的欧根亲王许久,脸上绯红一片,“不,不必客气,您喜欢的话以后我也会常常给您做的。”


“以后?这已经是你今天来的第四次了。”欧根懒洋洋地斜卧床上,冷不丁地飘然道。“香草,抹茶,草莓,巧克力,z23酱今天不用协助波斯猫酱处理那些成山的工作吗?”


Z23假咳嗽几声,那抹动人的红色却无法掩饰地攀上她的耳根:“欧根大人,请不要开玩笑…那么!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的话请您一定来找我,最右边的那间就是我的房间!”说罢逃似的离开,还被门槛绊地踉跄了一下,仓皇逃走。


欧根亲王笑盈盈地看她逃走,又笑盈盈地回过身来,不急不缓地坐在沙发上,一翘二郎腿,慵懒地伸伸腰,端起精致的巧克力蛋糕,插一块送进嘴里,甜度刚好的奶油融化在舌尖。“犯得着吗,不就是没给你做?”


欧根只当没听见,操起本杂志往脸上一盖,权当自己是在认真地看书。


结果那厮没有半点儿自觉,又贱里贱气地悠悠开口:“z23真是贤惠啊,做的糕点比起约克城也不差呢。”


欧根把书翻了一页。


“啊呀,巧克力呀,巧克力好呀,你最喜欢巧克力蛋糕了吧。。。?”


欧根淡定地又翻一页。


一声叹息响起:“你再不来尝尝的话,我就吃光了唷,小欧根?”


欧根放下书,皮笑肉不笑:“上将大人,这是人家给你做的蛋糕,我吃了不合适吧。”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有什么不合适?就算你现在吃了,进的还不是我的肚子?”


欧根想了想觉得也是,于是凑过身子去等她喂自己。


欧根亲王于是叉起最后的那一块,温柔地…送进自己嘴里,对着欧根那张咬牙切齿的脸笑得颇为无辜:“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吃完了。”


欧根亲王操起书就砸了过去。


4.


欧根在铁血一向是个小恶魔般的存在。


左拥z19,右抱莱比锡,撩妹技术可称一流。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这个老混蛋到来之前的事情了。此刻欧根冷眼看着欧根亲王拉着z21的手,眸中盛满深情地说着什么。不用听她也能猜得出来,毕竟这种话从前是她的强项。


——看着别人用自己的脸撩自己撩过的妹,感觉实在不如何。


“你到底要干什么。”欧根忍无可忍如此问道的时候,正是深夜。彼时欧根亲王坐在她的床上,身上只裹着浴袍,松松垮垮地耷拉着,昏黄的灯光映得她裸露的皮肤晶莹如雪。听见她的话后欧根亲王一笑,放下手里的咖啡,也不说话。


“z1,z23,z18,z46,莱比锡,格奈森瑙,甚至还有波斯猫酱。你…”欧根一时竟想不起什么词语来形容她,就像以前俾斯麦这样训她时,亦是一脸的无奈。


欧根亲王似恍然大悟般一拍脑袋:“花心的上将大人打算来关心一下下属的私生活了吗?”


“你这么随意地勾搭她们…”


“勾搭?”欧根亲王打断她的话,笑容不减,只是缓缓起身,然后慢步靠近她。在欧根有些惊惶着退后时紧逼上前,继续道:“其实不这样做也不是不行呀,但是会很无聊呢。既然欧根大人这么好心,不如你来…”


“让我更愉悦些吧。”


纤细的五指穿过银发,暗金的眸中溢满不知名的情绪,启唇吐出暧昧的言语,欧根的头猝不及防地碰到墙,疼痛让她忍不住低哼一声,欧根亲王似乎没有打算放过她,唇角笑意更深,然后越靠越近,湿热的气息喷洒在她颈间,引起身体的一阵颤栗。


然后……

欧根亲王闷哼一声,突然没了动作,踉跄着退开几步。欧根扬了扬手里一本厚厚的书,轻轻一叹:“你这招我用过。”然后她拎着欧根亲王的领子,趁着她昏昏迷迷之际将她毫不客气地丢出门外。


“过时了啊,上将大人。”


欧根亲王最后只看见那人站在门里,对她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然后关上了门。


5.

如果有一个人与你心意相通,无需言语,一个眼神便能了解对方的想法,那一定是一件幸福的事。


——很多人都这样说。


对于欧根来说,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实在是一种折磨。她们的确心意相通,无需言语,连那什么眼神也不需要,百分之百的默契,百分之百的契合。炮管瞄准敌军时,欧根亲王恰到好处地在她身后开盾;临时决定攻击路线时,不用交流欧根亲王就能准确地跟着她的思路迂回盘旋,这种可怖的心有灵犀让她们的组合无一败绩。


但是……


“小~欧~根~想吃蛋糕吗?”女人端着碟蛋糕在她面前笑眯眯地晃来晃去,欧根亲王低头专心致志地看报纸,咬着手指的力气却又重了几分。


“哦呀,明明很想吃吧?报纸什么的完全没有看进去呢。”


“多,谢,关,心,呢。”欧根亲王挤出一个笑脸,“我中午吃得很饱呢,请,您,自,己,享,用,吧。”


欧根亲王眨巴眨巴眼睛:“饱?可你中午只吃了一颗z1送的糖吧?”


欧根按住叫嚣的肚子,咬牙切齿道:“没,关,系。”


“早餐也只喝了一杯牛奶啊,昨晚工作忙也只灌了一肚子咖啡,这么苛待自己真的没关系吗小欧根~”那人依旧好死不死地絮叨,叉起一块蛋糕故意嚼得津津有味。


欧根将报纸的一角捏得死紧:“上将大人原来这么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

“其实也不是我想看。”那人满面的无辜:“但是你的想法会自动传到我脑子里的呀?”停顿片刻,她正色道:“不行,把我丢出去这种事实在太不礼貌了。”过了会儿又补了一句:“去波斯猫酱那里告状也不行。”


波斯猫酱?


学得还挺快。


欧根放下报纸,勾起一个温柔的笑容:“啊,果然我想什么都逃不过上,将,大,人,呢。”


欧根亲王一副小人得志样,叉着腰得意洋洋道:“小欧根现在知道其实也不算太晚——”


Z23按惯例去给欧根亲王大人送蛋糕时被吓了一跳。


高高在上的亲王大人嘟囔着敲门,便敲便喊:“开门哪!欧根!有本事踢我你有本事开门哪!别以为你不开门我就不知道你在里面!你个没良心没脑子的王八蛋!对我做了那种事居然不负责!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啊!”


Z23被惊掉了下巴,噔噔噔地跑开了。


于是欧根第二天去工作时一路上都被奇怪的目光注视着。


“怎么回事?”蹙着眉闻身旁有着相同相貌的人,那人唇角是掩饰不住的微笑,藏着一抹小小的得意。


“没什么。”


6.

皇家的镀金邀请函被随意丢在地上,欧根乱糟糟的床铺上堆了小山似的各式晚礼服,欧根亲王坐在桌上看欧根翻衣柜,看了许久后她似乎是觉得无聊了,以指节扣了扣桌子:“小欧根,我不记得我以前对衣服这么挑剔。”


欧根亲王回头送她一个白眼,接着埋头于衣柜中:“我只是在考虑该请谁做舞伴而已。”


“舞伴?”欧根亲王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堆华美的服饰:“其实我是个不错的人选呢。”


欧根回头瞥了她一眼,扯了扯嘴角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笑话:“带你去?你要我怎么跟她们解释你呢,我亲爱的——妹——妹。”


“不必解释。”欧根亲王淡淡道:“顺从你自己就好了,其他的,我摆平。”


欧根不为所动,拿起一件红色的裙子看了又看,最终摇了摇头将那裙子丢到一边儿去了,正巧扔在欧根亲王脑袋上。


缓缓揭下裙子,欧根亲王轻飘飘地看了眼欧根,低垂下眼帘,掩饰去眸中的几分失落,轻轻开口:“你为什么不信任我?”


“什么?”


欧根亲王喟叹一声:“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所以,不必对我心存戒备。你这样一直把我当间谍看,我会难过的呢。”停顿片刻,偏过头去一笑。“我不会伤害你的。”


欧根不言不语,随手拿起一件裙子三两步出了门去。


欧根亲王捏着裙子的一角,沉默片刻后轻叹一声,又再放了开来。


7.


晚宴是十分标准的皇家风格,淑女们身着各式华美的舞裙在舞池中绽放成一朵朵华丽的花朵,轻巧的舞步,优雅的仪态,伴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香气。


一曲毕后,欧根带着笑向自己的舞伴行了礼,请了辞后朝后门去,脚步虚浮,甚至打了几个踉跄,差点儿撞到胡德,被她旁边的威尔士扶起,关切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她致谢后推拒了光辉的帮忙,摆摆手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碍,然后又撑着墙往洗手间去。


“难以想象,铁血居然会有这种酒量的人。”俾斯麦曾如此评价她,欧根扶着墙喘了几口气,无奈地笑笑。


这也怪不了她。


洗手间里没有人,前厅的乐声在这里也能听见,甚至还有舞鞋轻快地踏上地板的声音。欧根撑着门,痛痛快快地吐了出来,一时间脑子昏昏沉沉,接了把水往脸上一泼,瞬间清醒了许多。抬头看向镜子,镜子里的人卸去妆容,脸色苍白如纸,眼里还有几丝雾般的迷蒙,显得有些狼狈。


去他娘的威士忌,见鬼去吧。


还有那什么欧根亲王,Arschloch。


洗手间随时会有人来,欧根亲王扶着额头晃了晃脑袋,勉强支撑着自己出了洗手间。


外面是皇家的玫瑰园,大朵大朵地玫瑰铺了满园,盘旋交错的绿色枝叶间,娇艳或优雅的玫瑰在月色下盛开,此刻自然没有淑女在这里品下午茶,于是便出奇地静谧。


看来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去处。


欧根亲王撑着栏杆缓缓坐下,难得地放松下来,抬头仰望今夜的满月。


月辉清明。


这实在是个很好很好的地方,如果没有这个刚还被她骂混蛋的人的话。


欧根亲王端着盛了红酒的高脚杯在她身边坐下。


欧根此刻懒得理她,也不愿追问她为什么会来,怎么来的,便偏过脑袋去睡觉。


月光温柔,清风拂发,静谧环抱着这里。


“你今晚笑得很假。”欧根亲王忽然道:“为什么不开心一点?”


欧根缓缓勾起一抹笑容,是练习了数百次的,曾对无数人展露过的,勾人而诱惑的笑容:“你想让我开心吗?”


“我要那个。”她看着那酒杯,于是欧根亲王递给她。


欧根接过酒杯,然后伸手,翻过手腕,缓缓地将整杯红酒都倒在欧根亲王身上,酒水顺着她的银发向下滴落,欧根亲王看着她,也不说话,只是任由酒水顺着发丝淌下,染湿华丽的礼裙。


“啊,我好开心。”欧根笑得颇为灿烂:“你这样子真的比平常好看太多呢。”言毕她又将头靠在了栏杆边,不再看她。


“其实我很乐意——嗯,如果能让你感到开心的话。”欧根亲王伸手把她翘起的几根头发抚下去,“我想你听了这个会更开心的。你知道——我马上就要回去了。明天。”


欧根偏了偏头:“乐见至极。”


能言善辩的亲王大人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直起了身子:“嗯——那么,就以后见吧。”


她转过身,然后一步一步地离开,直到身后传来那个人的声音。


“我要是死了的话,就没有你了吧。”


她停下脚步。


“这样看来,要好好活着了,对吧。”


她愣住,回过身去,看见那个少女依旧倒在栏杆边,闭着眼睛一副不愿理她的样子,却还是忍不住勾起了微笑。


“是啊,所以一定要努力活下去。”


这样才能在未来的某一天重逢吧。


8.


如今的科技十分发达,利用时空机穿越过去未来已经不再是梦想。


银发金眸的上将大人站在时空机的前面,身边一个娇怯的少女糯糯地开口:“上将大人真的要回到过去吗...”


欧根亲王报以笑容:“对呀。”


少女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问道:“您应该没有什么遗憾才对,为什么还是...”


“嗯.....我也不知道呢。”欧根亲王走进时空机中,缓缓闭上眼睛。


“或许——只是去赴约吧。”

评论(4)
热度(34)
星辰,姓任名平生,字不要脸。
如果您愿意的话,就熄了灯吧。我了解您的黑暗,并且深爱它。——泰戈尔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