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非昨夜

【俾斯麦&欧根亲王】此间月色

 趁着月色,再醉一场,愿故人今夜入梦。

【预警】

*我流ooc

*私设

*文笔这种东西不存在的

*有空再改


《此间月色》


“月色撩人痒,揭一道旧伤。”

1.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建船厂外,那时我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懵懂无知的小孩儿,她却已经是第一舰队的主力。

那是在深夜。

她站在我面前,月光清明,身后的无边大海波涛起伏,浪花映出一片银光清辉,如她缎般的银发。她就站在那里看着我,风吹起她额间碎发,露出暗金色的眼眸,里面藏着我无法读懂的情绪,晦暗不明。她看着我,轻挑眉梢,勾出个笑容来。

她长着一张极具魅力的脸,眉眼却显得有些寡淡,看起来颇容易给人以难以靠近的感觉,只需往那儿一站,便自有气场。可是这一笑,又使她那张脸忽地生动起来,如冬雪初融,春风拂柳,枝头的花骨朵温温柔柔地绽开来。

那时我还不懂她唇角藏着的几丝苦涩,只知道这笑容特别好看,便不自觉地怔在原地,脑子里隐约闪过几分莫名的感觉,又在刹那间消失。

“啊呀,你就是俾斯麦吗?”

她的声音很好听,像是掺了蜜糖的水。

她朝我伸出手来,偏了偏头。我不知怎么的,竟就将手放了上去。温暖的感觉一瞬间如海浪般席卷而来,一股奇异的熟悉感闪过。

于是那天我知道了她的名字。

欧根亲王。



“织一场梦,造一座笼,陪君一醉花月正春风。”

2.

我不知道我是第几艘被造出的“俾斯麦”号。

造船厂的人似乎不愿意告诉被造出的舰娘们这些事情,从他们含含糊糊的说辞中,我只知道当前一艘舰船死亡时,才会有相同的舰船被造出用以补缺。

那么我是第几艘呢?

其实我并不太在意这些,几次思考无果后就再不去想了。舰队的前辈们从不会和我说起我的那位前辈的功绩,故事,以及怎么死去的,多数情况下我都只是跟在她们身后观战,而观战时,我便躲在欧根的盾后。

海面上炮火不息,不断的爆炸声纵然不会让我像人类一样耳膜生疼,却总归是不舒服的。这时候欧根亲王便会抛给我一颗糖,调整炮管炸掉一个敌人后回过头对我笑。她对于这似乎很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