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非昨夜

【俾斯麦&欧根亲王】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日常

躺倒。最近是不是刀砍得太多了,人都没精神了。摸几个小甜饼!

【预警】

*我流ooc

*鬼知道文笔是个什么东西

*欧·宇宙无敌第一小公举·根和俾·宇宙无敌第一小公举的霸道总裁·俾斯麦的乡村爱情故事


1.所谓赖床

对于喊起床这事儿,z23很是专业。大清早的便提着笼从东煌顺来的包子和豆浆叫一众懒虫起床。

先是和风细雨温温柔柔,再是严厉勒令强势威胁,再不然就喇叭扩音掀被泼水,实在不行还能直接拖地上来一通蹂躏。一套叫起床服务下来,想不醒都难。对于这个技能z23一直很满意也很骄傲。

然而凡是总是有个例外。

而她欧根亲王总是喜欢做例外。

叫她她不应,喊她她不起,威胁她她不听,喇叭搁耳朵边上都跟蚊子声似的,水往身上泼,人一卷被子躲得可敏捷了,比作战时至少提了几个档次的速度。至于拖地上蹂躏嘛......

“欧!根!大!人!”z23死命拽着欧根亲王的脚,连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穿着海绵宝宝睡衣的上将大人把床头的柱子抱紧,死活不撒手,眼睛闭得好好的,神情那叫一个安静祥和,时不时还咂咂嘴,似乎是做了什么美梦。

“起!床!了!”z23的咆哮下,欧根亲王终于有了动作。

——她翻过身,掏了掏耳朵。

z23: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jpg

这是俾斯麦第二十五次听z23的诉苦了,少女在她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指控那位无耻的上将大人的赖床症,甚至告诉她如果欧根亲王把赖床的坚定不移转移到战斗上,铁血早就脚踢皇家敬老院拳打重樱动物园了。

“好吧。”于是万般无奈之下,繁忙的将军大人不得不暂时抛下成山的工作,去看看自己未满七岁的恋人。

z23口中的赖床大魔王此刻仍倒在床上,整个人在被子里裹得像个墨西哥鸡肉卷。俾斯麦上前,把小鸡从蛋卷里抖出来,拎着她的领子看她。

小鸡显然是没睡醒,抬起头懵懵懂懂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眨巴眨巴眼睛,歪了下脑袋。

把小鸡放在床上,俾斯麦将她翘起的几根头发抚平,无奈道:“起床了,看看现在几点了?”

欧根亲王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仰头对着天花板思考人生。一分钟后她伸出了手。

俾斯麦:“干什么?”

欧根亲王:“抱。”

于是俾斯麦抱了她一下。

欧根亲王又把脸凑过来。

俾斯麦:“干什么?”

欧根亲王:“亲。”

于是俾斯麦又亲了她一下。

欧根亲王打了个哈欠:“我要吃糖。”

俾斯麦:“待会儿买。”

欧根亲王于是哦了一声,委委屈屈地垂下眼去,心不甘情不愿地埋头于俾斯麦颈间蹭了蹭,还小声嘟囔了句什么。俾斯麦摸了摸自家恋人的头,偏过头去颇为不解地看了门口目瞪口呆的z23一眼。

z23:妈的狗女女。


2.所谓求婚

某天风平浪静,碧空如洗,欧根亲王和俾斯麦坐在海边吹风。

欧根亲王扯了扯俾斯麦衣角,俾斯麦于是便回头看她。

“波斯猫酱。”

“嗯。”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嗯?”

欧根亲王严肃道:“现在舰队里可以结婚了,你知道吗?”

俾斯麦说知道知道。

欧根亲王一拍双手,欢快道:“咱俩这恋爱谈了许多年了吧?”

俾斯麦说是啊是啊。

欧根亲王低头扭扭捏捏地掐着裙角:“那你看......”

俾斯麦笑,也不说话。

欧根亲王咬了咬唇,几番欲言又止后还是如下了很大决心般开口:“你看我们是不是该那个一下?”

俾斯麦笑得更欢了:“哪个一下啊?”

欧根亲王就掐她腰:“我都这么明显了,波斯猫酱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呀,怎么不明白。

俾斯麦伸手把人揽入怀里,顺势倒在地上,不知从哪摸出个戒指来,轻轻套在欧根亲王的无名指上。

“我亲爱的上将大人,您已触犯铁血法则第六章第四节一百二十三条,罪名是勾引上级,现判处您终身监禁,立刻执行。”


评论(9)
热度(30)
星辰,姓任名平生,字不要脸。
如果您愿意的话,就熄了灯吧。我了解您的黑暗,并且深爱它。——泰戈尔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