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非昨夜

关于我

你若以世界为聘,我当以地狱还礼。

一个清奇的脑洞。

一条摸出来的死鱼。痛哭流涕。

打字冷死人了,哆哆嗦嗦。

我!要!抱!抱!(理直气壮地


1.

“siri?”


深陷棉被中的手机亮起屏幕,传出一个机械般的女声:


“嘿,这里是siri。”


欧根亲王揉了揉乱成一团的头发,勉强自己抬起沉重的眼皮,支着手臂打哈欠:“唔......现在几点了?”


“三点二十一分,距离起床时间还有一小时五十九分钟。”


还这么早?


欧根亲王想着,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灯,纵然再柔和的灯光也刺目得令人睁不开眼。


一想到刚才的噩梦,睡意便会全然消失。欧根亲王摸了摸自己冰凉的脸颊,与之不同的是身上浸出的薄汗,好像刚从冰冷刺骨的海水中得以脱身,得以喘息。


惊魂未定的大脑被自己强行压抑下,连同刚才那个让人心惊胆战的梦一起被藏进死角。欧根亲王随手扯了件衣服,光着脚往阳台去。


深秋的夜透着股寒意,不比夏夜的聒噪,秋夜安静至极。此时无边的黑夜笼罩着大地,只有街边的几盏路灯还佝偻着身子,哆哆嗦嗦地发出昏暗的光。人们都陷入睡眠之中,大街上空无一人。


冷风吹得人脸生疼。


欧根亲王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忽然觉得自己刚刚做的梦有点好笑。


“siri?”


“什么事。”


“梦到喜欢的人把自己推下悬崖是不是有什么预兆?”


“抱歉,无法识别问题。”


欧根亲王无语了片刻:“半夜做噩梦之后要怎么办才好呢?”


那个机械女声毫无情感地回答:“建议数电子羊。”


欧根亲王笑了:“噗~一点都不像真人呢。”


“问题无法识别。”



2.

就算做了噩梦,第二天也得照常上班。


欧根亲王往吐司上抹了点儿草莓果酱。


“siri?你喜欢蓝莓还是草莓?”欧根亲王咬了一口,被甜得打了个哆嗦。


“我只需要充电。”被放在吐司包装袋上的手机里传出的声音依旧是刺耳的女声。


“唔?真是冷淡呢~”


“问题无法识别。”


欧根亲王也没指望这玩意儿能给自己回答,三两口将就完之后提起文件袋就往公司跑。


“建议你至少把这杯牛奶喝完。”


欧根亲王穿鞋的动作一顿,回过头去一看,那部手机依旧安安静静地躺在包装袋上。


怪哉,商家也没说这玩意儿有这么人性化啊?


欧根亲王嘀咕一声。


3.

都说人们一辈子总会暗恋几个人。


欧根亲王也不例外。


“......你还好吗?”


“啊,波斯猫酱。”骤然回过神来,欧根亲王朝着面前的上司随意地敬了个礼:“早上好啊。”


“......”俾斯麦看了眼她乱糟糟的头发:“昨晚没睡好吗?”


欧根亲王对着屏幕理了理头发,无辜地笑:“有那么明显吗?”


“最近的项目确实要辛苦你。”


俾斯麦把一摞文件往她桌上放:“不过也别太累。”


欧根亲王随手拿了张,边浏览边笑道:“嘛~我跟波斯猫酱都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这么客气干什么,真要报答的话......”她顿了顿:“就请我吃饭吧。”


“改天一定。”


铁血正在研究的项目是研发出能使各类AI更具人性特点的AI芯片,人工智能在插入此芯片后能更加清楚地了解客户的需求,甚至能拥有真人的性格及特点,可谓是在传统人工智能的基础上迈出了一大步,人工智能将不仅是人类的工人,更能成为陪伴人类的朋友,甚至恋人。性格等皆可根据客户需要定制,可谓完美。


俾斯麦是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欧根亲王则是她的副手。


“对了。”


“嗯?”


俾斯麦从身后摸出一盒牛奶,弯了弯眼眸:“既然没睡好,今早起得估计也挺急的,这盒牛奶当早餐吧。”


欧根亲王接过那盒尚热的牛奶,温度自掌心传遍四肢。


“波斯猫酱不会打算拿这个抵我的一顿饭吧?”欧根亲王压抑下内心汹涌起来的莫名感觉,故作轻松地笑道。


上司大人眼底笑意更甚:“可以考虑。”


4.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欧根亲王连伸懒腰的力气都没了。


“欢迎回家,主人。”


熟悉的女声响起,欧根亲王将外套挂在衣帽架上。


“我在考虑把你的声音换成萝莉音,说这句话的时候说不定会更带感呢?”欧根亲王把自己往沙发上一丢,舒服喟叹一声。


siri沉默片刻:“抱歉,暂无此功能。”


欧根亲王笑弯了腰:“我开玩笑的,谁会喜欢你这种女仆啊。”


调整了一下动作,欧根亲王倒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出神。


“你在想什么?”


“在想一个女人。”


“......什么女人?”


欧根亲王打趣:“我又不是在想Cortana,一副吃了醋的样子干什么呀?”


那个女声依旧毫无情感,却莫名让欧根亲王听出了一股严肃:“除了我,你不能有别的人工智能。”


欧根亲王笑到捶地。


“好好好,siri酱~我只爱你一个人工智能~”


5.


接下来就是难得的周末,推拒了希佩尔一起吃饭的邀请,欧根亲王只想一个人缩在被窝里。


暖洋洋的阳光透过窗边的绿影洒了一床的金辉,欧根亲王翻了个身。


“现在是八点三十二分,建议你立刻起床。”


欧根亲王没动。


“睡眠时间太长对身体没有任何好处。”


欧根亲王动了动手指。


“如果你再不起床,将会错过今日的最后一缕晨光——”


欧根亲王忍无可忍,操起枕头砸了过去。


被埋在枕头下的人工智能沉默片刻,开口道:“请注意礼仪。”


“我要去找Cortana。”欧根亲王皮笑肉不笑:“至少它不会催我起床。”


机械化的女声透着股无辜:“siri是你忠心的朋友。”


“......希佩尔都没你这么烦呢。”


“siri在为你的身体考虑。”


欧根亲王的白了一眼:“这么关心我,莫非你是喜欢我么?”


那头的女声又沉默了一会儿。


“无此权限。”


6.


上午的时光就这么过去。


欧根亲王终于还是决定出门一趟,毕竟生活用品还是不能少的,借机也可以放松放松。


超市里出奇地少人。


“siri?这个沐浴露怎么样?”


“不建议购买。”


“那这个?”


“质量不好的样子。”


“这个总可以......”


“味道不好闻。”


“这个呢?”


“挺好。”


难得给予了满意评价的siri让从欧·不关注沐浴露牌子·根瞄了眼那瓶沐浴露,并十分惊讶地发现这瓶沐浴露自己似乎似曾相识。


“啊。”欧根亲王拍了拍脑袋:“波斯猫酱家的沐浴露就是这个啊。”


siri道:“你眼光不错。”


欧根亲王唔了声:“为什么是我眼光不错?”


那个女声疑似嘲笑:“挺会挑人的。”


欧根亲王琢磨好久才把它这句话的意思琢磨透,顿时一蹦三尺高:“?!!你怎么会知道?”


siri慢悠悠地答道:“siri是你忠实的朋友。”


欧根亲王忍住把手机砸烂的冲动。


7.


千盼万盼终于盼来的午休时间,欧根亲王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推开面前的一堆文件。


“啊~莱比锡酱~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呢~”


对着前来交档案的怯怯的小女孩露出调戏般的笑容,瞬间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请注意形象。”


刚要开口的小女孩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一哆嗦,还以为是上司来了,嗖地一下跑了个没影。


欧根亲王对着桌上的罪魁祸首咬牙切齿:“siri,干涉我的私生活也是你的任务吗?”


女声道:“请您在工作时间认真工作,不要骚扰其他员工。”


欧根亲王冷哼:“那要不siri酱负责给我找对象好了?”


女声沉默:“你不是还有那个波斯猫酱吗?”


欧根亲王道:“我喜欢波斯猫酱,波斯猫酱又不喜欢我,你4不4撒?”


“你怎么知道她不喜欢你?”


欧根亲王呵呵:“因为我们当了整整十年的朋友啊。”


“朋友就不行吗?”


今天的Siri似乎格外执着,追着问个不停。


欧根亲王懒得回答她:“我要吃饭了。”说着从柜子里拿了一盒方便面。


“你就吃这个了?”Siri似乎有些懊恼地问道:“你已经吃了几天的泡面了。”


“不,今天的是新款,四——川——辣——酱——味。”欧根亲王撕开包装。


“我建议你吃一点食堂的菜,例如土豆牛肉配橘子汁。”


欧根亲王眨巴眨巴眼睛:“我就不去吃,你奈我何?”


Siri沉默。


欧根亲王得胜般拿出调料包。




然后在她倒开水的时候,上司大人推开了她的门。


“欧根,又吃方便面吗?”


俾斯麦垂下眸:“这样对身体不好。”


“啊呀,波斯猫....酱?”


欧根亲王笑盈盈地回过身,看见俾斯麦手里端着饭菜,顿时惊掉了下巴。


是食堂的。


还是土豆牛肉。




“橘子汁呢?”欧根亲王问。


俾斯麦默默从身后掏出来。


8.


“都说了我不是神仙了,不要再追问我了。”


Siri万年不变的机械音显出了绝望般的无可奈何。


“你是的吧?东煌传说里的半仙什么的?”欧根亲王抱着手机死活不撒手:“你不告诉我怎么追波斯猫酱我就不放手,你们人工智能完全不需要我们研究的什么芯片了吧?”


“感情的事情我怎么说得清楚——”


欧根亲王严肃道:“那你教我怎么追人。”


“......建议约她出来吃吃饭,看看电影,聊聊天,去去游乐园......”


欧根亲王抱着手机亲了口。


“Siri酱~要是我追成功了,就把Cortana酱介绍给你当女朋友~”


Siri无语片刻:“我只会在你身边,其他哪里也不会去的。”


9.


欧根亲王对着两件裙子苦恼。


“Siri,你觉得哪件更好看?”


“这个天气穿裙子出门会死掉的。”


欧根亲王撇嘴:“可是我是去约会啊,不打扮漂亮怎么行?”


女声道:“冻死的话就不能约会了。”


“你说得有道理呢——”


但是我不听。


欧根亲王穿上了那条蓝色的裙子。


10.


欧根亲王到的时候,俾斯麦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说是要美不要暖,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但是秋风到底是秋风,刮着还真是让人打哆嗦。


欧根亲王打了个喷嚏,哆哆嗦嗦地挪了过去,抬起脸吸吸鼻子,喊了声波斯猫酱。


俾斯麦嗯了一声,从背后摸出件外套,往她身上一挂。


欧根亲王:“......”


欧根亲王:“波斯猫酱,你背后是不是有个哆啦A梦的口袋?”


俾斯麦神色坦然:“下次出来不要穿这么薄。”


欧根亲王嘁了一声,发现面前人的脸泛着红色。


“波斯猫酱也感冒了吗?”


俾斯麦:“没有。”


欧根亲王:“那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


俾斯麦:“我感冒了。”


欧根亲王:“???”


11.


说是看电影,但是欧根亲王对这种青春爱情片确实没什么兴趣。


女主和男主在星空下紧紧相拥的时候,欧根亲王在嚼爆米花。


女主和男主在火车站分手的时候,欧根亲王在吸可乐。


女主和女配撕逼斗演技的时候,欧根亲王倒在俾斯麦肩膀上睡觉。


于是两个小时的电影匆匆结束,欧根亲王对着最后在墓园里哭得声嘶力竭的女主一脸懵逼。


欧根亲王偏过头去:“发生了什么?”


俾斯麦道:“女主把男主的孩子打了,最后发现男主是得了癌症才抛弃她的,男主根本不喜欢女 配,最后女主弄死了女配,然后女配因爱生恨把男主杀了,男二从女二手里救出了男主,然后把自己的骨髓换给了男主,最后因为身体太虚弱死了,然后女主这才发现自己爱的人是男二。”


“真是复杂的感情......”


“是啊,是很复杂。”俾斯麦瞥了她一眼,颇为意味深长地。


12.


欧根亲王对着洗手间的镜子发呆。


“Siri?”


“Siri为您服务。”


“你说波斯猫酱......”


“会。”


欧根亲王白眼:“我都还没问完——”


“会。”女声异常肯定地答道。


“好吧。”欧根亲王笑了一下:“我知道了。”


13.


出电影院时已经是深夜了。


街上空无一人,欧根亲王默默地挽着俾斯麦走。


俾斯麦偏头看了她一眼。


“今天晚上很冷。”


“是啊,是很冷。”欧根亲王扣上颈前的纽扣。


“电影......还不错。”


“是啊,是还不错。”欧根亲王弯了弯眼眸。


“......”俾斯麦像是找不到话题般沉默了一会儿。


“爆米花也......”


“可乐也挺好喝的。”欧根亲王打断她:“除此之外,波斯猫酱没有别的话要对我说了吗?”


俾斯麦怔住。


然后欧根亲王唇角的笑意逐渐蔓延,轻轻张口。


“比如......”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之类的?”


14.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俾斯麦窝在沙发里,抱着只紫色的熊闷声问道。


欧根亲王打哈欠:“其实也没有太久——只是波斯猫酱太傻了而已,装Siri装得也一点不像呢。”


“......”俾斯麦盯天花板。


欧根亲王叹道:“比起这个,波斯猫酱今天可是看了我的身......”


“......”俾斯麦盯窗户。


欧根亲王又叹:“还阻止了我找对象呢——”


“......”俾斯麦盯茶几。


“不过,不跟波斯猫酱计较好了。”欧根亲王站起来:“很晚了,波斯猫酱不早点休息的话明天会起不来哟——”她转过身去。


一步,两步。


“欧根。”身后的人突然出声。


欧根亲王停住脚步,回过头去。


“.......”


“今晚的月色真美。”


她听见俾斯麦如此说道。




end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其实不知道这篇大家能不能懂呢,有点忐忑。

其实就是波斯猫酱把自己的意识往芯片里复制了一份,也可以说Siri是由波斯猫酱控制的啦~

标签:碧蓝航线

评论(23)
热度(87)
© 星辰非昨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