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非昨夜

关于我

你若以世界为聘,我当以地狱还礼。

摸了差不多俩小时的鱼,还是这么粗糙....躺倒。

cp......多。自行认领!

最近这么咸鱼你们还没取关我,真是太让人感动了(痛哭流涕

冬天来啦,大家注意保暖。给比心。


《表白这件小事》


1.


欧根亲王想表白了。


表白的对象是铁血班的同学——有着柔顺的金发和蓝宝石般眼眸的那个女孩儿。


欧根亲王很紧张,于是掏出手机,百度各种表白的方法。


有的说用玫瑰花,欧根亲王想了想,觉得那个人一定不会喜欢这样庸俗的东西。有的建议是用蜡烛摆心形,欧根亲王摇摇头,心想这个太多人用过。有人说用微信,欧根亲王觉得不正式;有的是约去游乐园,欧根亲王认为那个人不会愿意去这样幼稚的地方。


欧根亲王咬着吸管,颇为苦恼地叹了口气。



2.

损友坐在对面,笑得很荡漾。


欧根亲王翻了个白眼,把服务员端上的红茶推到对方面前,交叠双腿:“真没想到这位小朋友也会喜欢上红茶这种东西呢——怎么样?这位尊贵的——嗯?小姐?是这样称呼吗?”


损友毫不在意她话里的嘲讽,有模有样地用匙子在杯里搅了搅,动作优雅地端起,不紧不慢地一口一口抿着。然而动作学得再好,骨子里的野性依旧毫无收敛。


和那位的气质真是完全不同呢......欧根亲王吐槽。


“表白而已,再不试一试的话——”察觉到她的目光,损友抬头,奇怪地看她,欧根亲王毫不畏惧地移开了视线并假咳嗽了一声。


损友笑,“东煌班不是有一句流行语,嗯——到手的鸡都飞了?”


“是——鸭——子——。”


“啊,很抱歉。总之意思到了就可以了。”损友笑得越发灿烂了,欧根亲王怎么看怎么像在笑自己。“命运是很容易出轨的,现在不出手的话,说不定会被别人抢走,所以请慎重考虑。”

“至于方法么......当然是很多的了。为什么不试着学一学那个人喜欢的东西?”


喜欢的东西?


欧根亲王轻叩着桌面。


那个人喜欢什么,她大概是知道的。




那时她们还在上初中。


欧根亲王那会儿还不是那个人的同桌,女孩的成绩数一数二,坐的也是最好的第三排的中间。她的座位却远在最后一排,还挨着垃圾桶。


那会儿她是锅里最大的一颗老鼠屎,而那人呢?好一粒饱满圆润举世无双的大米。两人间隔着条银河,何况那人还总是冷冰冰的一副古板样,欧根亲王连避都避不及,自然不会上赶着招惹。


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班的,要想一点儿交道都不打也不可能。


那天是谁的生日来着?欧根亲王想。


不太重要。


唱歌,送礼物,切蛋糕,然后糊得满脸都是。


一切都很正常,直到不知道谁从哪儿弄来了几瓶酒,欧根亲王向来不了解这些东西,也不知道那些血气方刚的少年们弄来的度数有多高的烈酒。


于是在谁的带领和叫嚣下,“不喝酒的就不是男人”的口号声中,气氛被推到高潮。开始还是小心翼翼地舔两口,后来便是大家一起狂欢了。


几个恶劣的男孩像是醉了,大着胆子推攘她,起哄要她也跟着喝,嬉笑着拔出酒塞子,把酒送到她面前,过于刺鼻的味道让她不动声色地退了一小步。


欧根亲王不会喝酒。


但是。


推拒的话毫无用处,醉酒的人充耳不闻。弄起冲突的话主人会很尴尬,那么...


还是......


已经开始考虑起附近哪里有卖醒酒药的地方的欧根亲王终于妥协。然而犹豫的手尚未触碰瓶壁,酒瓶便已被人夺走。面前晃眼的灯光被黑色所替代,站在面前的人弯了弯眼角,眯起眼的样子透露出危险的信号。伸手轻弹酒瓶,发出清脆的响声。耍酒疯的人像是被惊吓到了般定住。目光轻扫,少女终于展露一丝笑容:“抱歉,这东西我比较喜欢,不如让给我了?”


询问般的语气如同命令,那几个人慌了神,忙不迭地点头,想走却又不敢走的样子落入欧根亲王眼里,让她发笑,然而感觉总是有那么些不对,像是她仗势欺人,于是又抿起嘴,却又忍不住笑了。


不管怎么说,这种有山可靠,有势可仗的感觉还真是愉悦呢。


面前的少女仰头一饮而尽,透明的酒液有些许顺着她弧度优美的下颌淌下,深入衬衫领中。她闭着眼睛,睫羽微颤,再次睁开时,已是满目的平静。将空了的酒瓶轻放在桌上时,原本还在面前的几个人已不见踪影。


那人回过头来看了欧根亲王一眼,目光清明:“还好吧?”


完了,那会儿欧根亲王想。


不好,真不好。


你没醉,我醉了。




于是就是那天知道了那个人从小就有着很好的酒量。




想想那似乎就是她堕落的开始啊,欧根亲王撑着下巴。爱好这个东西,那人还真没有,平时也就看看书品品茶,非要说的话,也许这个还是算得上。


然而她不会喝酒。


欧根亲王冷笑一声,损友看着她,一脸莫名其妙。




计划A,否决。


3.


欧根亲王到的时候,她正在厨房,像是在熬什么东西。


“冬天啊......所以想炖点汤去去寒.....啊,是,是从平海那里学的呢.....”少女一边解围裙,一边儿有些尴尬地解释。


欧根亲王于是就意味深长地点头。


懂懂懂,都懂都懂,不就是熬个汤吗,同学之情,朋友之谊,明白明白。


“真是的......请不要再关注这个了....欧根你今天突然来,真是把我吓了一跳呢.....”少女将一碟蛋糕放在欧根亲王面前,轻轻抚了抚胸口。


于是欧根亲王说明来意,蓝发少女脸上的疑惑终于散开了许多。


“啊.....不,也不是啦....就是很好奇欧根你会突然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少女抿嘴一笑,“有喜欢的人了吗?真是太好了......啊?帮助?其实我也.....”


“其实你也不是很清楚,和你家的兰酱在一起完全就是一个意外。”欧根亲王叉了块蛋糕进嘴里,口中弥漫开的香甜让她愉快地眯了眼睛,语调轻快地补充道。


“不,不是!我....我和她其实也没有刻意表白啦.....”少女愈发局促地捏着裙摆。“但,但是我觉得欧根可以试着做一点表达爱意的东西给那个人哦..比如巧克力什么的....啊!不是的!我不是说...!嗯....也的确给她做过....”


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得抓住男人的胃。


这句话莫名地跳到脑子里,欧根亲王忍不住笑。“一开始完全不知道你会喜欢这么大大咧咧的人呢~”


“是的......虽然确实是很大大咧咧,但是我送的东西有好好保存.....啊,喜,喜欢?大概吧,我现在也很紧张她会不会不喜欢我做的东西了....”少女咬着唇,脸上的红晕越发明显。


欧根亲王咬着叉子含含糊糊地提问:“可是不会很难吗?”


“也没有很难啦......啊...对啦...欧根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终于把话题从自己身上引开的少女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这个啊...很难说清呢...呵~”


什么样的?


大概是个很温柔的人吧。


欧根亲王记起一件往事。



那会儿她们上高中,欧根亲王的贼胆儿经过数年的酝酿终于决定来他那么一次爆发。


于是乎放学后她把一脸莫名的那人堵在墙边,一手撑着墙壁,一手撩着自己的头发,按捺住自己几乎要跳出喉咙管的小心脏,清了清嗓子,装作随意地问了一句。


那人笑了一下,说好。


头一次邀请那人到自己家吃饭,为了凸显心意,欧根亲王决定亲手做饭。


其实她的厨艺并不好,然而经过一个月的精心学习,欧根亲王觉得自个儿还是能做出些花样的。


其实所谓花样也就是炒个菜煮个肉,精心准备也就是上超市买了瓶橙汁。然而对于一放假就窝在家里吃外卖或方便面的欧根亲王来说,实在是精致得不能再精致的一餐了。她甚至计划按着网上那个什么教程,做一个心形的煎鸡蛋来表达自己的狼子野心。


......?


是这样用的吧,欧根亲王想。狼子野心,没毛病。


然而计划是赶不上变化的。


欧根亲王觉得自己操作得很好,不就是锅底沾了点儿水吗,不就是忘了关微波炉吗,这些小错误根本不能怪她,这一切都是厨房的锅。


于是一个月的精心准备就化作了她眼前这一盘糊得看不出原样的黑暗料理。她的爱心煎蛋蔫巴巴地趴在盘子上,看不出半点儿形状来。厨房里满是怪异的气味,她围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忍住把锅给砸了的冲动。


那个人就倚着墙笑,也不说什么,就笑,笑得欧根亲王想把这盘蛋扣她脸上。


“了不起呀,大厨师。”她说。


“谢谢夸奖。”欧根亲王皮笑肉不笑。




后来还是那人掌了勺,炒了几盘家常菜才解决了那个下午。欧根亲王没有爱心煎蛋,摆在面前的煎蛋圆圆的,活像她鼓起的腮帮子。




那会儿的阳光还真温暖呢。



欧根亲王食不知味地嚼着蛋糕,觉得人生真是太艰难了。



计划B,否决。


4.


“这种东西真的要问我吗....”好友白了欧根亲王一眼,“没有为什么,即使是大黄蜂大人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欧根亲王趴在桌上,很委屈地掰着手指:“可是我只能来找你了呢.....如果连你也不能帮我的话.....”


“打住!”好友大喝一声,欧根亲王乖乖地收起眼泪。


“好了好了,你这家伙真是.....非要我说的话也没办法了....为什么不试试直接说出来呢?这么多弯肠子,反而会引起误会的吧。”好友揉了揉脑袋,头疼不已。“最近真是冷啊......说起来,连我都不知道你有喜欢的人呢。”


欧根亲王心说你知道什么,你除了你家那位之外什么都不知道,活脱脱一个大傻个儿。


“.....你想什么呢?”或许是她脸上的鄙夷太明显,好友“噔”地放下杯子。


“没什么,请代我向北安普敦酱问好喔~”

“啊?你说那个死板的闷葫芦?...”

于是乎这样遮掩过去了。


“你们这些人啊就是想得多。”好友大大咧咧地将腿往桌上一放,“喜欢就是喜欢,就这样就够了。”


欧根亲王想是啊,自己果然想得多,别别扭扭的一句喜欢憋了这许多年愣是没说出口。


不对...


其实还是说过的。





那是在毕业晚会上,几个朋友拉拉扯扯地去KTV嗨了一夜。喝酒的喝酒,打牌的打牌,嚣张宣告的在眩目的灯光下接吻,不安期待的在黑暗的角落里告白,全部藏在嘶声裂肺的歌声里。


而她呢,她浅浅地抿了几口酒,在玩游戏。可惜运气不太好,那个酒瓶子口转转悠悠,然后不偏不倚地停在了她的面前。


一堆朋友的起哄中,她拿起了手机。


欧根亲王看着第一个联系人,看了好一会儿。

拨通第一个号码。


那边儿很快就接了,只是没有声音,明显是在等她先开口。


于是欧根亲王捏着手机的手有点儿抖,她张了张口,犹豫着该用怎样的话语。最后却还是无比平淡地说了句“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这三个字,藏了多少年。


对方沉默了几秒,在听到这边骤然爆发的笑声后也跟着低声笑了笑,平静而温和。


“在玩游戏啊,那不打扰了。”


嘟——嘟——


于是那一个晚上,她都再没找到机会打过去,告诉那个人。


她选的其实是真心话。




欧根亲王趴在桌上发呆,直到好友拿充气的锤子敲她脑袋。


“傻啦你,要跟本大人去锻炼吗?”


欧根亲王眨巴眨巴眼睛:“出去跑两圈?”


好友一个锤子砸了过来。




计划C,否决。


5.


欧根亲王回到寝室,室友坐在床上看书。


“回来了么?”室友抬起头,欧根亲王嗯了声。


“出去逛了啊,我看你今天是有点心神不宁。”室友笑着合上书。“还在想表白的事情?”


欧根亲王惊:“企业酱学了读心术?”


室友无奈地指了指还没关闭的网页:“这是要跟谁表白啊,你这么紧张还真是难得。”


欧根亲王往床上一倒,生无可恋地用枕头蒙住了脑袋。


尽管不想承认,但她确实是在怕。怕太突然,怕太冲动,怕自己只是一个普通朋友,也怕从此做不成普通朋友,怕那人站在自己面前,微笑着说出拒绝的话。怕表白的时间不对,地点不好,方式不新颖;怕这许多年的感情就这么付诸东流。


她最在意的还是那个人....会怎么想呢...


再等一.......


“对了。”室友突然开口,“刚才有电话找你。”


欧根亲王毫无波动所以欧根亲王一动不动。


“谁打的?”有气无力地问道。


室友说出一个名字。


欧根亲王沉默了会儿,坐直了身子。




像是之前的一切顾虑都烟消云散了。


时间或是地点,都随它去好了。


6.


为夜色笼罩的城市寒风凛冽,人们大都围着围巾,手或插在兜里,或捧着热热的奶茶。情侣便手挽着手,亲亲密密地挨着。


街头依旧灯光闪烁,行人众多。


欧根亲王边打哆嗦边吐槽。

真是选了个好地方呢....


搓手寻找着熟悉的身影,商店的播放器还在声情并茂地唱着“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有招揽顾客的店主拦着人热情不已地推销产品,有稚嫩的孩子口齿不清地唱着儿歌,有小夫妻赤着脸吵架,万种声音夹带着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又被远远地抛在身后。


欧根亲王停住脚步。

约定的地方到了。


夜色浓烈之中,那人站在一个硕大的霓虹灯下,裹着条红色的围巾,对她笑了一笑。



一时间,万籁俱静。




欧根亲王于是也对她笑。





“我有话对你说。”

异口同声道。




标签:碧蓝航线

评论(12)
热度(60)
© 星辰非昨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