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非昨夜

关于我

你若以世界为聘,我当以地狱还礼。

试图摸小甜饼......

大概就是一群sjb般的老师的日常。


标题跟内容毫无关联系列。




人活着就是为了吸波斯猫。

                                 ——欧根亲王·瞎鸡儿扯·斯基


1.


欧根老师很年轻,有着一张总是笑眯眯的脸蛋,见了谁都是亲亲热热,撩一把勾一把。俾斯麦老师也很年轻,总是沉着一张脸,话也不多。


这两个老师一个是教物理的,一个是教化学的,还带的同一个班。


其实两个老师的日常是这样的。


欧根亲王拿笔戳戳旁边那人的肩膀。


欧根亲王:“波斯猫酱,这个世界上你最喜欢的是谁?”


俾斯麦:“物理。”


欧根亲王:“那和你风风雨雨走过这么多年的是谁?”


俾斯麦:“雨伞。”


欧根亲王:“既然你都记得,那凭咱俩十多年来深深的感情,波斯猫酱正直善良,温柔可爱的为人,我可不可以向你提出一个小小的请求?”


俾斯麦:“不可以。”


欧根亲王:“谢谢谢谢,下午你的物理课归我了,说好了啊。”


???


俾斯麦:“有一个总是在课上吹牛逼导致期末将至时还没上完课的同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


“老师这节是物理课!”台下的学生试图反抗。


“你们物理老师病了,我来代课。”欧根亲王从容不迫地拿起课本,望着台下一张张惨白的脸,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


“好了~各位小宝贝儿~翻到第三十二页,今天——”


猝不及防的一声嘎吱响起,全班的目光齐刷刷集中到了推开门的那只手上。


俾斯麦:“......”


俾斯麦:“不好意思,走错了。”


于是转身,关门,干净利落。


不甘屈服的学生站了起来:“老师!不是说俾斯麦老师病了吗?”


欧根亲王笑眯眯地点头:“是呀,所以她这是要去医务室,一不小心走串门儿了——”目光扫过全场,“嗯?大家很有意见——?”


方才还乱哄哄的教室瞬间安静。



3.


希佩尔老师和欧根老师是姐妹,所以关系一直很好。再加上大家都是铁血班的就是上厕所一块儿,去食堂也一块儿的那种好,尽管看起来并没有多少相同点。


两个人一起做某次考试的监考老师时,甚至为全考场唯一一条板凳的归属谦让起来。


欧根亲王:“还是希佩尔老师坐吧~毕竟小矮个儿总是站着的话说不定会对腿脚不好呢~”


希佩尔:“哈?我矮?某人小时候小短腿的照片需要本大人发出来吗?”


于是就这样,从“我腿不短你腿才短”扯到“你小时候偷穿我裙子以为我不知道吗”这种很奇怪的话题,尽管声音很小,但那天全考场出了奇的安静。


——谁知道为什么。




4.


某次自习课,欧根老师和希佩尔老师一块儿监督自习,顺便帮学生解决不会的问题。


百无聊赖的欧根亲王便背着手,从这儿走到那儿,又从那儿走到这儿,似乎是无聊极了,就停在一个学生面前,饶有兴趣地看起他的作业来。希佩尔老师见状也走了过来,围在那学生边上看,边看边点头。


欧根亲王:“现在的孩子们写字真是越来越好看了呀。”


希佩尔一脸赞许:“确实不错。”


欧根亲王:“这题挺难的,居然做对了呢~真不错~”


希佩尔不住点头:“是很好的苗子。”


欧根亲王:“哎呀——。这个题错了。”


希佩尔:“是因为太粗心了吧...哼,还是不能夸。”


于是学生有些疑惑地看了眼那一道题,挠了挠头,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还是没算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求助于两位老师。


欧根亲王与希佩尔异口同声:“当然是选A/D啊!”不约而同地惊异地看了对方一眼,又重复了一次。


“A/D!”


“A!”


“D!”


欧根亲王:“什么D啊,D一看就错了,题目的条件是XXXXXXX啊。”


希佩尔:“你理解错了,明明就是D,你难道在怀疑本大人的判断吗?”


欧根亲王:“喔——贫乳傲娇的判断?”


然后又从“我不是贫乳傲娇你这个辣鸡妹妹”扯到“你小时候就知道找妈告状”这种奇奇怪怪的话题上,掐架掐得脸红脖子粗。


最后两人不约而同冷哼一声,昂头拂袖而去,动作出奇的一致。


——今天的欧根老师和希佩尔老师也是如此的和睦。




5.


化学课代表其实心里很苦:为什么我每次进化学办公室都会看到奇奇怪怪的场景啊!


其实说奇怪也不奇怪,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欧根亲王拿备课本戳戳俾斯麦的肩膀:“哎,波斯猫酱,你说咱们班会不会有人早恋啊?”


俾斯麦头也不抬地看课本:“怎么想起来这个?”


欧根亲王托着下巴:“企业酱她们班有一对儿在一起了,被企业酱揪出来了,一人写了八千字儿检讨哪——”她比划比划。“就这么多,八千字。据说那俩孩子出来的时候手指都在抖,不过企业酱帮着揉了揉,也就疼疼,没啥影响。”


俾斯麦偏过头来看她,忽然笑:“那要是有,你打算怎么办?”


欧根亲王哎呀一声,敲着桌子思考:“......要不也写检讨?”


俾斯麦噗嗤一声笑开了,伸手把她额前的一缕碎发撩回耳后,柔声道:“那欧根老师带个头,八千字儿,今晚之前交给我。”


欧根亲王白眼:“呸,贼喊抓贼。”


欧根亲王:“啊,小萝,你怎么在那儿站着?辛苦啦,作业交齐了吗?”


据说化学课代表出来的时候脸色惨白。


——总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呢。





标签:碧蓝航线

评论(15)
热度(60)
© 星辰非昨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