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非昨夜

关于我

你若以世界为聘,我当以地狱还礼。

沉迷摸鱼,无心更新。

标题和内容毫无关联系列。



我可不可以要一个抱抱呀?



6.


全学院最刻苦的班级大概就是重樱班了。



对此重樱班的同学是很委屈的:不要光看表面啊亲!是我们想这么累吗!毕竟我们班摊上了这么几个中二的老师啊!



赤城老师笑眯眯地拍着手:“哎呀~只是第二名吗?真是不错的成绩呢...让那个灰色幽灵拿了第一吗...呵呵......看来是我的失职呀~不过没关系哟~从今以后,老师会更加加倍爱·你·们·的·哟~”


加贺老师冷淡地抱着胸:“弱者就是这个下场,太弱了,才会被罚抄方程式,仅此而已。”


摩耶老师盯着级排名低声自语:“太糟糕了......这种实力想要撕裂天空的话......啊啊,这样的话只好全部杀掉了啊,全部......斩掉就可以了吧!!!”




重樱班:QAQ!!!老师你不要冲动啊!!!





7.


或许是因为老师的原因,各个班之间的风格相差得还是挺大的。比如同样一件事,交给不同班级的学生去做,结果就会不一样。


据某老师吐槽,要是有人打群架,那高高在上做指挥的是皇家的,打得最叼最狠的是重樱班的,劝架的是白鹰的,默默吃包子的是东煌的,在边儿上摇旗呐喊,加油助威的是铁血的。特别好区分。


最后大家一块儿把铁血揍一顿。


铁血:我不是我没有。


8.


某次教师节,学生们打算送个惊喜给老师们。


皇家班的土豪出手阔绰,买了宝石细细雕琢,配以亲手缝制的礼服,连某傲娇且挑剔的女王班主任也不得不承认:这帮孩子的眼光着实不错。

胡德老师提起裙摆转了个圈,层层叠叠华丽的纱如花朵般铺开。

“很漂亮呢,辛苦大家了。”


重樱班的就更加粗暴些,直接包揽了那一个月月考的各科第一名,以此相赠。

赤诚老师撑着下巴:“呵呵呵呵......光是这样可不够啊......不过就勉强收下了,下次拿出更漂亮的成绩送给我吧,不是最好的我可不要。”


东煌的同学则是买了许多食品原材料来,自己撸袖子煎炒煮炸焖,一桌满汉全席抬进校门的时候让全校的师生都眼红得不得了。

宁海老师表示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取消每天的晨练的。

平海老师表示下次包包子记得多放肉。


白鹰班的学生一如既往地乖巧懂事,一起折了一千只写了祝福语的千纸鹤,由班长送去了老师的办公桌上。

企业:“咳......谢谢。”尽管看起来十分平静淡定,但是老师你知道你耳朵红了吗?


欧根亲王:“那我的礼物呢?”

某化学课代表沉默片刻,糯糯地开口:“老师......同学们说要帮你回忆一下青春时代......”

欧根亲王:“......?”

欧根亲王:“是要带我去看当年很火的那个XX组合的演唱会吗?”

化学课代表摇头。

欧根亲王感叹:“那难道是当年碧蓝学院的校服?说起来我已经很久没穿过了.....”

化学课代表摇头。

欧根亲王:“啊,那就是当年铁血班的毕业照?”

化学课代表摇头。

欧根亲王:“那是什么?”

化学课代表抬头瞄了她一眼,然后慢吞吞地掏出了一个箱子,掐准时机放下就跑。动作之潇洒迅猛,深得波斯猫老师真传。


欧根亲王怀着满腔欣喜将目光移到了那箱礼物身上——


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X年高考X年模拟豪华典藏版》


欧根亲王:“???”

欧根亲王:“小萝,你给我过来。”


9.


其实暗地里学生们在校园论坛上做过很多排行榜。


碧蓝学院最好看的老师是谁?

排名第一的是皇家班的胡德老师,第二的则是白鹰的亚利桑那老师。据说上她俩的课是一种心灵和身体上的双重愉悦。



碧蓝学院最凶的老师是谁?

皇家班表示还用说?这个榜当然是我们皇家承包了。上有女王班主任,下有声望纳尔逊,全级没有哪个班比我们惨了。

对此重樱的同学表示不服:我大苦行僧班是说着玩的?信不信赤城和加贺老师削死你?

某白鹰新生弱弱表示:难道没有人提名企业老师吗?我觉得她超凶啊。

另一白鹰学生表示:楼上你真是太天真了,呆久了你就会发现企业老师才是你院最温柔的那个。


被称为最温柔的那个老师丢开手机,撑起额头思考人生:


难道真的是自己太宠着那群孩子了?


10.



希佩尔老师与欧根老师的感情一直让铁血班的同学们看得云里雾里。



毕竟互黑了这十多年,居然还能在黑完之后像没事儿发生似的,手拉着手去厕所,去食堂的人也还真是不多见。



而且有的时候......



希佩尔老师:“欧根,我突然想起......”


欧根老师一脸恍然大悟:“啊,对,是有这么一个事。”


希佩尔老师皱了皱眉:“那我们是不是.......?”


欧根老师思考状:“嗯......应该可以吧。”


希佩尔老师:“那就交给你了。”


欧根老师看她一眼:“那你?”


希佩尔老师:“嗯,不然还能怎样。”


欧根老师:“好吧。”




然后两人很默契地低头,翻书,各做各事。


全班人目瞪口呆:你们两个到底是决定了件什么事啊???我们用的是一个语言吗???



11.

其实很早以前,大多数不是铁血班的学生都会误认为欧根老师和她姐姐的关系并不好,毕竟没有姐妹会一相见便与仇人一般,不戳得对方跳脚急眼就不算完。

但是有一件事彻底改变了他们的想法。



因为身高问题,希佩尔老师曾经被很多人嘲笑过。


碧蓝学院并不是只有风平浪尽,偶尔也会有波涛汹涌的时候,就像每个学校都会有一群混混,染着颜色张扬的爆炸头,戴着闪瞎众人狗眼的耳钉,穿着破破烂烂的牛仔裤,放荡不羁地披着外套,吊儿郎当招摇过市。他们在上课时会故意捣乱,或者嬉皮笑脸地调戏女生,十几个人并成一排称兄道弟,手里往往拎着啤酒瓶。


希佩尔老师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一个小混混,那是在某一天的食堂。


“你管什么闲事啊,小矮子,你有一米六吗?”被要求把打的饭全部吃完后,那个学生十分嚣张地自上而下临视着面前的希佩尔。“神经病吧,你管得着我吗?我爱吃多少关你屁事啊,倒是你要多吃点儿长个儿吧?”


在那边独自坐着的欧根亲王放下面包,目光朝这边投过来。


碧蓝学院禁止体罚学生,为保护学生权益,甚至不允许老师及在校职工以任何形式辱骂,侮辱学生。这本是一条很好的规定,然而有时这个规定却会给人带来许多不便。

比如现在。


“你这样在学校走,光看背影的话谁不会把你当学生啊?还做什么破老师,你们老师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三四千?连我都比不上呢吧?怪不得没钱买吃的才长这么矮,要不要我给你点钱去买补品?噢噢噢,我好怕哦,你是不是要打我呀?老师也打人的吗?不管规章了?”愈发张狂的混混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本打算再出声几句,岂料手中的碗却被人轻巧地夺过。


抬头一看,那位传言里与自己口口声声喊着的这个“小矮个儿”关系十分糟糕的化学老师,正弯着眼温柔地笑着,开口时语调轻快,像混进了蜜糖的牛奶。


然而与这样甜腻的声音截然相反的,是让人瞠目结舌的动作。




“要老师教教你什么叫尊师重道吗?”




被油腻的汤汁扣了一脑袋的混混刹那间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视线一片模糊,还没来得及说话,脸上便狠狠地挨了一记,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一顿拳打脚踢。




“‘矮子’这个称呼,我可以叫的,但同学你就不行了呀~”





这件事的后续是这样的。


后来欧根老师一个月的工资没了,于是食堂就又出现了一幕奇观。


 “笨蛋笨蛋笨蛋!不要点这么多啊!后半个月你打算吃泡面度过吗?!”

 “欸——真是小气呢~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为了姐·姐·大·人才会——”

 “谁要你出头啊!笨蛋!本大人又没有拜托你!”

 “唔~这么节省,怪不得会贫乳呢~小,矮,个——”




......今天也是风平浪静的一天。


隔壁班的文艺委员戳了戳化学课代表:“呐,她俩一直就这样吗?”


早就司空见惯的化学课代表麻木地嚼着菜:“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相爱想杀吧。”


真是受够这个破学校了!!!





谢谢你能看到这里。

标签:碧蓝航线

评论(10)
热度(71)
© 星辰非昨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