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非昨夜

关于我

你若以世界为聘,我当以地狱还礼。

别说了,我的车技我懂,两天赶出来的三轮车,最近家里人来人往,紧张死了。

大家凑合着看,看之前先跟我念三遍。

星辰是一个纯洁的写手!

星辰是一个纯洁的写手!

星辰是一个纯洁的写手!



“生,生日快乐!老师!”脸泛红晕的少女紧张地鞠躬,将一盒包装得华丽而甜美的巧克力递到她面前,胸口因急促的呼吸而起伏着。


办公室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微寒的春风吹过枝头,夹杂着甜丝丝的蜜意,若有若无。


片刻,俾斯麦放下备课本,礼貌地笑笑,接过她的礼物。

“谢谢...也祝你天天开心。回去上课吧?”


少女总算直起身子,却是有意没意地瞄着优哉游哉坐那边儿的化学老师,欲说还休地咬着唇。

“我还有话想对您说.......”


俾斯麦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人舒舒服服地窝在她给她买的办公椅里,笑吟吟地瞧过来,也不说话,却独有一股“我自巍然不动”的味道,眼神要多坦诚有多坦诚。

俾斯麦于是无可奈何:“有什么事,你说吧。”


少女将粉唇咬得更紧:“欧根老师,您......能不能避一下......”


坐得稳当的欧根亲王“嗯”了一声,千回百转,尾音飘进风里。她摸了摸鼻子,依旧只是笑:“啊呀,回避吗?好像不行呀......”她动了动脚,漫不经心的。“因为......我现在脚有一点疼呢,真是抱歉.......”

看这借口找的,多么清新脱俗。


少女微蹙眉毛,显得楚楚可怜,然而又实在无法把欧根亲王轰出去,只好在这有些诡异的气氛里开口。

“老师,今天是情人节,我一直想对您说。您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您对我一直很好,我真的很喜欢您,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倾诉。所以今天,我——”


她剩下的那句话被俾斯麦打断:“谢谢你,我也很喜欢我的学生们,对你们好是我的职责所在。现在你先去上课,有什么别的话,我们放学再说,好吗?”她依旧平静而沉稳,然而余光却忍不住往欧根亲王那方向瞟了眼,人却依旧笑呵呵地嗑着瓜子儿,仿佛什么也没有多想。


少女欲言又止,碍于俾斯麦无形展露的强硬,却只好失落地出了办公室。




“哎呀。”先打破沉默的人还是欧根亲王。“波斯猫酱还真是受欢迎。”她照旧这样轻飘飘地说话,仿佛真的没有什么可在意。

“刚才那孩子送的巧克力,看样子是自己做的,真是费心了。”


“她是聪明的人,我刚才那样说,她不会不懂的。”俾斯麦回道。


懂啊,怎么不懂。

欧根亲王饶有兴趣地把那盒巧克力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从粉红的长长的绸带,到上面写着的再显眼不过的“i love you。”

别样的少女情丝呀。

欧根亲王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子,这样想道。


但是......

总觉得自己被威胁了呢。


抬头偷瞟一眼,俾斯麦照旧坐得端正,背挺得跟块板一样,专心地写着期末总结,鬓边的一缕长发垂下来,微微遮住她的眼眸。夹带着寒意的春风拂过窗,吹得桌前的书页翻飞。

她就坐在这样的春风里,抿着嘴,时不时翻上一页。



——想亲吻她。




“欧根?”

发愣的欧根亲王被这一声带着疑惑的唤声给叫了回来。


“我去上课了,你准备一下吧,这是今天最后一节课了。”


真是的,拿她当小孩子吗?

欧根亲王百无聊赖地杵着下巴,一撇嘴,轻舔着自己的手指,注视着俾斯麦走出办公室,然后带上门。忽然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容,若有所思。



啊呀,情人节什么的......


https://shimo.im/docs/OovrMnmUoDAHKKTv/ 「无标题」

标签:碧蓝航线

评论(6)
热度(51)
  1. 子珏Sonoda星辰非昨夜 转载了此文字
© 星辰非昨夜 | Powered by LOFTER